如果只有憤怒才能換來傾聽——《悲慘世界》

記者/張佳德 圖片/網路

《悲慘世界》由法國作家維克多·雨果著,發表自1862年,圍繞冉·阿讓的個人生活描述了法國的狀況,從哲學、宗教、法律等多個角度深刻的批判了社會的黑暗。然而今天要介紹的則是導演拉吉·利的同名電影,雖與原著同名,內容卻是基於原著的“現代”的反思。該片於2019年戛納金棕櫚獎提名,導演在參加電影節時所說的第一句話是“希望法國總理馬克龍能夠觀看該影片,並把此片看為專門為他所拍攝的作品。”

影片開頭展現了2018年法國世界盃奪冠時,法國人民在凱旋門前舉國歡慶的畫面,一切看來都是那麼的和諧,勝利的喜悅將法國人民團結在一起,然而畫面一轉,新上任的警員“大背頭”和他的搭檔白人員警克裏斯、黑人員警哥萬達的初次見面,這兩人似乎和這一社區的黑社會老大“市長”、吉普賽人和穆斯林宗教靈修都有“私下的聯繫”,這讓“正直的大背頭”感到一絲不適,就在他還沒來得說什麼時,吉普賽人養的獅子被一個非裔孩子偷走,吉普賽人找到負責管理這些孩子們的“市長”希望可以找回獅子,並且揚言如果一天之內沒有找到的話就要血洗這個社區,雖然克裏斯不想多管閒事,但是身為員警還是要辦事,在打發走吉普賽人後,開始在社區內尋找被偷的獅子。

偷走獅子的非裔小孩名為伊薩,他的父母成天在外工作,很少關心他,於是他每天在外面和朋友們打鬧,才十五歲的他已經是偷竊慣犯了。在偷走小獅子後,伊薩在足球場和朋友們踢球,就在這時三人小隊突然趕到,在逮捕伊薩的過程中,哥萬達不小心用橡膠彈集中伊薩,而這個過程卻被一個小孩用無人機拍下來。這件事情傳出來後,“市長”想要藉機敲詐員警,而穆斯林們則是想要為自己討回公正,雖然最後三人組拿回視頻,但伊薩卻因此對員警心生仇恨……

影片沒有對整個社會直接提出質疑,而是將矛盾縮小在了一個社區,員警代表了公權,“市長”代表了平民百姓,穆斯林則是宗教團體。克裏斯是為法卻不執法的腐敗公務員,哥萬達則是因為出身而對自己的身份感到衝突,“大背頭”雖然正義卻是敢怒不敢言,這樣的司法體制給犯罪以及貧差距提供了一個完美的溫室。政府的不作為導致了年輕一代的墮落,為了對抗黑暗又出現了以暴制暴的員警,這樣的循環在不斷地重複,最終到達臨界點。“大背頭”的博愛到底有沒有讓伊薩放下心中的仇恨,影片就在此結束了,隨即而來的是雨果在《悲慘世界》中的一段話“朋友們,請記住,世界上沒有壞的莊稼,只有壞的莊稼人。”雖然現在人類的社會已經進入自由民主的階段,卻不代表我們生活的體制沒有缺陷,希望這部影片可以引起你的思考,喚起人類的共鳴。

總要儆醒禱告、免得入了迷惑.你們心靈固然願意、肉體卻軟弱了。馬太福音26:41

“Watch and pray so that you will not fall into temptation. The spirit is willing, but the body is weak.”Matthew 26:41

1 thought on “如果只有憤怒才能換來傾聽——《悲慘世界》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